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> 第006回:改迂回攻克套路

第006回:改迂回攻克套路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话说连着几日,凤染再没往隋御跟前凑过。那个天煞的夯货,放着那么好的草药不去享用,活该一直遭罪。
  凤染则趁着这个空档,一来勤往随身空间里转悠,加强与金镯子之间的默契程度。二来妙用灵泉水,没几日的工夫,她已容光焕发,身体倍棒,吃嘛嘛香。
  有时候望着隋御的那些家将们,凤染就在想,要是让她来个负重几公里越野跑什么的,保不齐也能够坚持下来。以后再遇到啥危险状况,好歹有个结实的身体可使唤。书中小炮灰的死法太惨烈了,她绝对绝对不能让历史重演。
  凤染虽没去“招惹”隋御,但也没有闲着,她把建晟侯府里外给熟悉了个遍。
  最初她有些想不明白,就算隋御为北黎立下过汗马功劳,但把一座侯爷府的规模修建的这么庞大,有点太逾炬了吧?只怕别处的藩王府邸都比不上这里,北黎朝廷到底安得什么心思?
  直到后来她去了侯府后面的百亩“良田”上,才隐约猜测出北黎朝廷的险恶用心。所为的良田不过是些寸草不生的荒地、寒地,而且绝大部分还在东野国境内。
  朝廷既不愿给隋御真正的封赏,又想压榨掉他最后的价值。把建晟侯这么个赫赫战功的将军放到边戍上,给东野那边造成极强的震慑力。东野是藩属国嘛,就得听话一点,委屈一点,隐忍一点。
  凤染从两个常随那里了解些细枝末节,貌似是这两年东野给北黎的朝贡减少了好几成,朝廷上下颇为不满。这正好印证了凤染的猜想。隋御到底是什么命?连残疾之躯都不被放过?
  凤染走在那大片荒地上,把两臂抱得特别紧,心里的小算盘扒拉了好几次。虽然穿个书小说还太监了,导致她无法预测往后的剧情发展。好在老天依然眷顾她,送了她一个随身空间,灵泉马上就能派上大用场。
  等到来年开春,她借助灵泉的力量,把这一大片荒地给盘活。想吃什么种什么,市场上缺什么种什么,定能赚个盆满钵满。一想到那时候的滋润日子,凤染已乐得合不拢嘴。
  可前提是不能让隋御把她送回雒都去,否则做什么美梦都是白扯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所以隋御那双残腿,她得继续抱紧喽。距离来年开春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,她得抓住这个时机缓和同隋御之间的关系。
  隋御一看见凤染便气不打一处来,三两句话就能引得他暴跳如雷。幸好双腿已残,要是有一日他真能正常行走,指不定要怎么欺负凤染呢。
  凤染趴在西正房的窗棂上,只见水生引着一位年约四十的青衣儒士走进庭院里。凤染赶紧叫来芸儿,要她去外面探探口风。芸儿遵意去了,不多时已折返回来。
  “夫人,那位青衣儒士是侯爷新请进来的管家先生。”芸儿边说边抬眼瞄着凤染,很担心主子会生气。
  凤染愣怔一下,旋即破笑出来。隋御宁愿找个外人来管家,都不要她插手建晟侯府的内务。他这么做也好,她还落得个清闲,反正能坐稳侯爷夫人的位置就行。
  凤染活动两下胳膊腿儿,吩咐道:“芸儿,你去前院支会一声,要底下人给我套辆马车,咱们到府外透透气去。”
  “啊?可侯爷那边……”
  “没事儿,侯爷哪有心思管我,咱们去街市里转转。”凤染飒然道,已动身往前院走去。
  建晟侯府的马厩,设立在第一进院的西角门旁。芸儿率先跑过去支会,蕊儿则陪着凤染不紧不慢地往过走。主仆俩将将走出垂花门,金生便从身后追赶过来。
  “小的给夫人请安。”金生半挡在凤染身前,躬身下揖。
  凤染回首往正房的方向瞥了瞥,方转头笑问:“金哥儿打哪里来?”
  “侯爷听闻夫人要出门,特让小的跟着去。”金生如实交代,“咱们初来锦县,侯爷担心夫人独自外出不安全。”
  隋御知道消息的速度挺快啊?打发金生与她同行是真,担心她安危这种话听听就算了。不过是让金生把她盯紧些,莫要打着“建晟侯夫人”的旗号,在锦县里招惹是非、丢人现眼。
  锦县毗邻东野,驻扎在此地的边军甚微。对面是东野国的赤虎关,同样没有多少驻军把守,亦没有多少百姓居住,显得东野那边更加空空荡荡。
  好在两国边境上的贸易往来很频繁,五天一次小集,十天一次大集。即便在元靖帝驾崩的国丧期间,集市也都暗戳戳地开着。
  毕竟山高皇帝远,朝廷的管辖力度到了这里就变得很薄弱。再则百姓们要生活,尤其寒冷且漫长的冬季已降临,大家都得为过冬储备衣食。
  凤染一行人乘马车来至边境集市,她一跳下马车就被凛冽的寒风给吹得头疼不止。许是久在侯府深宅的原因,没觉得这里气候跟别处有甚么区别。直到来至这里,正面承受大风口的洗礼,凤染才明白隋御口中的“苦寒之地”是什么意思。
  集市两边的摊位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货物,凤染眼眸里发出闪闪的亮光。她紧了紧身上的鸦青色素缎长披风,拉起两个侍女杀进集市里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